禾禾禾何

关于结局的一点感想吧

考完试的我花了两天看完了

我枯了,我要发刀了:)


最后一集是什么魔鬼???个人觉得应该删减了很多?剧情走的也太急了点。


然后就是最后那段“你是不是喜欢男人”了,在我眼里,这真的就是池震的一厢情愿了噫呜呜噫,我嚎啕大哭。

离离到头来也还是喜欢文宣,但是他能感受到池震的感情这样?但是他重视池震,他应该是觉得要给池震一个回应,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提问,不是你喜欢我,而是你喜不喜欢男人,这是偏调侃的一种问法,但是他的表情又很认真。池震呢,池震一开始条件反射的否认,但是他又心里怀点希望,看他表情就知道,像那种,十几岁的少年,表情藏不住事,小鹿乱撞【可能形容的不太准确,大概就是那种意思】,他转过头看离离那眼神,真的眼里有星星啊噫呜呜噫我哭了。

呸,跑题了,池震是试探着探过头去的,但是离离后退了一下下,然后两个人一起笑了。这大概就是,心照不宣的理解了吧,离离拒绝了池震。没有完全捅破,这样不会太尴尬,但是又给了回答。在离离心里,池震大概还是重要的兄弟,朋友。


说不下去了,我枯了,自己被自己脑补的虐死了QAQ当然再虐也虐不过结局:)


今年画的画终于够我凑个年终了_(:з」∠)_,虽然还是有几个月没填上233333

dbq是我太菜了,我画画太差被关起来了噫呜呜噫【闭嘴吧你还拿草稿凑数→ →

明年继续加油鸭!

是个零桑的摸鱼_(:з」∠)_
画的不像dbq

阿纲生日快乐!!!
又迟到了_(:з」∠)_
十分对不起我的小天使┭┮﹏┭┮

_(:з」∠)_
激情摸鱼

啊!

coser木南:

昨天拍了鸟妖脑洞~预告一个~
摄影:阿殷
出镜:我

【发完接着肝之前的~肝图启动!】

言灵

西谷BG

私设如山

OOC归我


·序·

6:30.

少女双手合十,跪坐在祠堂正中祈愿。清晨微弱的阳光透过阁楼小窗的间隙射了进来,打在木质的地面上,形成暖色的光晕。

朝比奈千佳子(Asahina Chikako),阴阳世家朝比奈家的继承人,今天也在为了成为出色的巫女修行中。而理应是这样的少女,正努力睁着困倦的双眼,难耐的等待例行的早课时间过去。

啊,腿麻了。

千佳子看了眼快要燃尽的香,不着边际的想。

她难受的动了动腿,隐藏在宽大的巫女服中的双脚小幅度的活动了几下。

 

香炉里的香燃尽了。

坐立不安的千佳子长舒一口气,早课结束了。

她略显踉跄的站起来,活动着酸麻的腿,一刻不停的向祠堂的门口走去。

少女扒着门沿,整个人几乎紧贴着墙。她闭上眼仔细的听着。

快了,马上就到了。

千佳子心里想。

“砰砰”、“砰砰”————

门外逐渐清晰的脚步声一下一下,与她的心跳逐渐达成奇妙的和谐。

还有一点点,还有一点点。

“哒、”

那声音几乎踩在了心间。

千佳子深吸一口气,不急不缓的推开祠堂的木门。

少年听到门开的声音,转过头。

“早啊,小千佳!”

少年的眼中的光比晨曦还耀眼,元气满满的笑着道早。

少女与少年对视,隔着神社正红的鸟居,和石板的数级台阶,不近不远。

那是西谷夕,她最喜欢的人。

 

“早上好,夕君。”

 

朝比奈千佳子,16岁,有了暗恋的人。

 

·壹·

 

千佳子回到神社内,哈欠连天的抱怨着早课的不合理。

不过早课唯一的好处,就是能让她“偶遇”同样早起晨训的夕君了。少女心中又有些庆幸起来。

“千佳子!你又偷懒了!”

突然响起的声音令千佳子吓得一个机灵,她连忙转头。

“啊!爷爷!你吓死我了!”少女拍着胸口松了口气。

上了年纪却依旧精神矍铄的老人正坐在千佳子方才坐的地方,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少女。

朝比奈爷爷拍拍身边的另一个蒲团说:“坐到老夫身边来。”

千佳子偷偷地撇了撇嘴,乖乖的上前做好。

“听好了千佳子,我们朝比奈家是世代传承的阴阳师世家,从平安时代便开始活跃……”

啊啊,又开始了。

千佳子垂着头无奈的听着,老人的声音在耳边渐渐隐去,打起了小盹。

“你是我朝比奈家未来的第二十代目当家,为了不辱我朝比奈家的名誉,你一定要好好修炼,不能偷懒。”

“……”

没有得到回音的朝比奈爷爷心中疑惑,转头看向孙女。

“喂!千佳子!不要睡觉!”

老人雄浑的咆哮惊得仿佛神社都颤抖了一下。

朝比奈爷爷叹了口气。

“算了。千佳子,今天放学后,直接到神社这里,不要回家里去了。”

千佳子眨了眨眼,觉得爷爷的表情有点奇怪。

“嗯,我知道了”

 

乌野高校,一年级1组。

操场上,千佳子的班级正在做热身训练。

“呼…”千佳子结束热身,轻轻出了口气。

“今天的课程是接发球。”体育老师宣布。

啊…体育课什么的,好累啊。

千佳子机械的接过传过来的球,又传出去,内心希望体育课尽快结束。

“说起来,爷爷让我去神社干什么呢?”

少女不自觉地低声喃喃,无趣的四处张望着。

啊。

千佳子睁大了眼,无趣的眼中突然反射出琉璃般的光点。

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去,正好能看到二年级的窗户。而二年三组的教室窗边,坐着西谷夕。

少年大概是在打瞌睡,尽管把书竖起来挡在身前,人却靠在椅背上仰着头,张着嘴睡得死沉,非常的显眼。

千佳子看了一会儿,就见任课的老师出现在西谷身侧,散发着明显的低气压。他忍无可忍的把书卷成筒状,狠狠的朝打瞌睡的少年头上拍去。

西谷夕猛地惊醒,失去平衡的椅子带着他倒在地上。他捂着额头跳起来,一阵兵荒马乱。就算听不到声音,千佳子也能想象出教室里少年吃痛的抱怨、桌椅碰撞乒乒乓乓的声响以及同学憋笑的气声。而少年终于清醒过来,又捂着后脑利索地鞠躬道歉。

千佳子在操场上弯起嘴角。

真可爱啊,她想。

西谷转头,碰上千佳子还没来得及移开的视线。

然后少年愣了一下,冲千佳子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。他伸出食指挠了挠脸颊,又朝着千佳子挥了挥手。

那笑容就如同初夏的风,载着盛夏来临的活力,向千佳子吹了过来。

少女低下头,她的脸在那瞬间就红了,耳朵热的几乎没有知觉。她盯着地面,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“怎么了千佳子,脸通红啊。”

“嗯…”千佳子用头发遮住通红的脸,声音闷闷的从手指的缝里露出来。

“太热了……”

 

傍晚,朝比奈神社。

朝比奈千佳子拉开祠堂的门,愣住了。

朝比奈一家围成一圈,跪坐着,气氛安静的吓人。

“怎么了,大家聚在一起…?”千佳子勉强笑笑,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千佳子,坐下。”朝比奈爷爷背对着千佳子,严肃的说。

千佳子把书包放下,轻轻坐下,严肃的气氛使得她不自觉地正襟危坐。

“千佳子,从今天开始,你将正式成为朝比奈家第二十代当家。”

“诶,可是我还…”

“没有可是,从今天开始,你的血脉将会觉醒。”

“血脉?”千佳子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千佳子,大多阴阳世家湮灭在历史中,你知道我朝比奈家为什么能代代相传至今吗?”

“因为朝比奈家的血脉——”

“言灵。”

千佳子仿佛做梦一样,听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朝比奈家的历史。

朝比奈少女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被重塑。

朝比奈家,代代相传的阴阳师世家。它能流传至今,是因为朝比奈家血脉中存在“言灵”的力量。千年前,朝比奈家是有数名言灵师的大家族,经由天灾、战乱、纷争,到如今,只剩下守护着小小神社的千佳子一家了。而家族传承的途中,可能是血脉的力量削弱,言灵之力变成了一代只能有一人。这份力量的上代拥有者是朝比奈爸爸,现在将要变成千佳子。拥有言灵之力的人,才能看到妖怪,拥有灵力。

“等等等等,骗人的吧,妖怪真的存在吗?”千佳子捂着额头,内心十分崩溃,“所以,我以后就要看到幽灵、妖怪了?”

“是的。”朝比奈爷爷一锤定音,掐灭了千佳子所有的希望。

 

太阳逐渐西沉,照进祠堂的光只剩最后一缕,投射在正中的罗盘上。

“好了,开始吧。”

朝比奈爸爸递给千佳子一张白色的符纸。

“马上式神就会出现在这里,它是你一起守护神社的伙伴。把符纸贴在它的额头上,就代表契约成立,它成为了你的式神。机会只有一次,如果失败,下次就是一年后。千佳子,你一个人是无法守护神社的,知道吗。”

千佳子云里雾里的接过符纸。

会是什么样的妖怪呢…最好是可爱点的。

少女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着,她还没能彻底接受新的世界,迷茫且没有实感,空白的脑袋里全是不着边际的想法。

面前开始出现青色的火焰,一簇一簇的在千佳子面前围成圈。她新奇的看着发生的一切。

白色的球状生物突然跳了出来。

千佳子手忙脚乱的将手里的符纸往它额头上贴。白球伸出尾巴,把她的手拍开了。

“等等!”

白球在屋里不安分的跳来跳去,千佳子被它引得满屋乱跑,却还是抓不住它。

而白球终于不满足屋内狭小的空间,它用力撞开祠堂的门,冲了出去,只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。

千佳子跟着它追了出去。

“啊!为什么我不得不经历这种事啊!”

千佳子气喘吁吁的追着白球跑到了乌野附近。

白球在路口停住,左右看了看。

机会!

千佳子趁此机会奋力一扑——

右边的岔路冲出一个人影。

千佳子反应不及,只来得及出口提醒。

“小心!”

两人猛地撞成一团,一齐倒在地上。

“对不起!”千佳子揉着摔痛的膝盖,连忙爬起来道歉。

“没事没事!小千佳才是,没事吧?”

少年熟悉的嗓音令千佳子一愣。

少女猛地抬起头。

西谷夕捂着后脑,额头上贴着白色的条状白纸。

“呜?这是什么?”西谷从脸上撕下符纸,翻来覆去的看了看。

完了。

千佳子抓狂的捂住脸,发出崩溃的叹息。

“夕君,可以请你到我家来一下吗?”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啊这个好棒

独角兽:

大海之上

继续给大家分享一个仙女,同日拍摄的另一组,这次换了一种感觉。

出镜:谢安然

服装:DreamTea[亚特兰蒂斯]

前篇